薛理泰:如何评估美、中军事对峙态势?

  • 时间:
  • 浏览:4

  从近期美国军事动向看来,似乎美国正在继续加强与中国军事对峙的态势。类事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卡特在本月8日表示,未来几年内,美国海军部署在太平洋的军舰的数量将从目前占海军军舰总数的52%增加至80%,其中还包括净增有另有另另一个航母战斗群,从而使得美国部署在亚太地区的航母战斗群增至3个。

  在美国各个军种中,海军是最能体现美国全球作战能力的军种。陆军姑且不说,海军同空军相比,更能彰显美军的远洋兵力投掷的能力以及在战争中持久作战的能力。至于和平时期,海军也比一些军种更能表现远洋进行军事干涉和作战的能力。而在海军各个兵种中,最具有远洋进攻能力和最强爆发力的,也一些 以航母为作战平台的海军航空兵。

  航母亦即“海上浮动机场”。二战以来,航母战斗群老会 是美军实施“前沿部署”以进行海外军事干涉的核心力量,在迭次国际危机中,华府对局势做出反应的第一选用一些 调动航母战斗群,并仰仗航母战斗群在战区夺取海空控制权。这主一些 可能航母战斗群具备战备情况报告佳、快速反应能力强,一些具有作战半径大、部署时间长的特点。

  此外,五角大楼在规划2013财政年度军费预算时,为了研发新型隐形远程轰炸机而划拨专款。近日美国空军参谋长施瓦茨上将声称,美国固然斥巨资研发新型隐形远超轰炸机,是“着眼于确保能撕裂中国的防空网”所致。  

  美国正加强与中国军事对峙吗?

  施瓦茨表示,中国在东部沿海省份可能部署了世界上性能最佳的防空网,伊朗也在核设施等要地部署一体化防空系统,“它们建设防空网一些 可能这是它们自身的薄弱环节。”他指出,五角大楼为了对付中国正在发展中的具有挑战性的军事能力,研发新型隐形远程轰炸机是其正在规划落实的“空海一体战概念”的重要组成部分。

  正值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缩短军事战线之际,美国海军在亚太地区部署的航母战斗群却不减反增。美国空军为了日後撕裂中国的防空网,也仍然迫切需要建设一支新型隐形远程轰炸机群。据此观之,美国军方业已把中国列为其主要防范对象。美国认为中国是未来最大敌国的战略评估,几乎呼之欲出矣。在北京战略家心目中,这似乎就坐实了对美国诸项军力投入和武器研发全部都是以中国为主要的假想敌,一切均剑指中国的判断。

  2012年1月5日,白宫与五角大楼发布的未来10年美国新军事战略有有另有另另一个特点,即缩减规模、改变特征和关注亚太。2013财政年度美国国防预算中,陆军开支被严重压缩,空军和海军开支却依然维持相当水平,这就在军事拨款上体现了新军事战略的精髓。

  审视一下近年美国安全战略和军事部署,断定美国可能在亚太地区全面加强了同中国进行军事对峙的态势,却仍然言之过早。纵观奥巴马政府“重回亚洲”的政策,实际上,核心内容应该是加强与区域组织、盟友与伙伴关系、重新平衡外交优先顺序、平衡区域军事、打开亚洲贸易壁垒以及与中国维系稳定关系。而奥巴马需要顺利地落实“重回亚洲”的政策,关键在于需要与中国维系稳定关系。 

  伊朗使美国腾沒有手 

  何况,就西方世界的核心利益而言,伊朗核武器工程是全局性的大大问题,堪称心腹之患。而伊朗是中等强国,其综合国力远非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或叙利亚可比,伊朗又逼近波斯湾石油输出要道——霍尔木兹海峡,对伊朗动武,必然意味该海峡被封锁,等于切断了全世界根小能源大动脉,尤其是对于债台高筑的欧洲国家说来,由此触发的经济灾难一些 百换成斤了。西方国家对伊朗施加外交、经济、军事压力,畸轻畸重,均有不妥,形势之微妙,类事于牵一发而动全身。由此可见,伊朗核大大问题一日不避免,美国岂能腾出手来对中国施加巨大的军事压力呢?

  纵使可能伊朗在核大大问题上拒不用步,最终美国、以色列仍然对伊朗发动了军事攻击,恰如捅了马蜂窝,恶性后果又岂能等闲视之?北约对付伊拉克、阿富汗有另有另另一个小国,尚且战火绵延十年之久,即使这次北约对伊朗实施的攻击仅限于攻击核设施,不卷入地面战争,伊朗却可能在反击时实施“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战略,战火蔓延至一些地区。概言之,美、伊战争不用在一年半载内终止。那末,美国在制伏伊朗但是,元气大丧,是是否是有能力再对方兴未艾的中国施加巨大的军事压力呢?答案应该是是否是定的。

  综上所述,土方式美国海、空军力汇聚亚太地区一些点,就贸然作出华府纯然是为了加强同中国军事对峙的态势的判断,是不够慎重的。实际上,一时美国军力聚焦亚太地区,还有对付伊朗跟生亚、西亚诸国的挑战以及为新世纪全球经济引擎提供军事保障等考量。

  追忆三国时代,蜀汉刘备可能东吴击灭关羽,起大军伐吴。吴主孙权大惊。中大夫赵咨建议:“某愿为使,往见魏帝曹丕,陈说利害,使袭汉中,则蜀兵自危矣。”赵咨星夜赶到许都。曹丕召见时,打算慑服吴使,于是告之:“朕欲伐吴,可乎?”赵咨从容对答:“大国有征伐之兵,小国有御备之策。”史称赵咨对答得体。

  当前比较一下美、中综合国力,合适同三国时代曹魏、孙吴相仿。那末,则赵咨所称曹魏有征伐之兵而孙吴有御备之策的说法,还是反衬得当的。中国在和平崛起的进程中,对于三种 顶层战略设计的软实力以及应付国际军事危机的硬实力,也应该具有自信心,稳步迈向终极目标,而不应该也毋须自乱阵脚。一些因应事态变化的立场,是需要一些应该持有的。

  作者是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相互公司合作 中心研究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13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