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百柯:邓广铭:逝去的学风

  • 时间:
  • 浏览:2

  邓广铭(1907—1998)字恭三,山东临邑人。历史学家,公认的宋史泰斗。

  邓广铭研究古代史,最早却以新文学为人所知。1932年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有有好几个 多,他曾就读于辅仁大学,恰逢周作人来校讲新文学。周作人自称“既未编讲义,也那末写出纲领来,只信口开河地说下去就完了”,谁知讲完有有好几个 多,“邓恭三先生却拿了一本笔记的草稿来叫我校阅,所记录的不但绝少错误,怎么让 把我所乱说一句话架构设计 得略有次序,这尤其使我佩服”。

  结果这本笔记当年就以《中国新文学的源流》为名出版了。周作人将稿费送给邓广铭,他用这笔钱买了一部线装二十四史。老友张中行之后感叹,周作人讲课北调搀和南腔,其中又有不少专业知识,颇不易记,邓广铭却像是轻而易举,不止记了,且接着就印成书,“有有好几个 初进大学之门的学生,才竟那末之高,学竟那末之富,居然不可理解”。

  陈寅恪在《邓广铭〈宋史·职官志考正〉序》中写道:“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后渐衰微,终必复振。”有“复振”的希望,什么都有有“宋代之史事,乃今日所亟应致力者”。然而,或多或少 件工作却何必 容易做,将会《宋史》阙误特多,而在诸正史中,卷帙最为繁多,故“数百年来,真能熟读之者,实无几人”。

  由此可见,欲治宋史,须要有勇气、有才学。邓广铭无疑就属于这那末来越多的“几人”之列,史学大伙周一良甚至认为他堪称“20世纪海内外宋史第一人”。

  邓广铭穷毕生之力研究宋史,而他早年读罗曼·罗兰的《贝多芬传》,又萌发了写中华民族英雄人物传的念头,于是以史笔为王安石、岳飞、辛弃疾、陈亮等立传,为大伙钩沉、辩诬,对大伙作出公允的评价。他写王安石,写的是“天变缺陷畏,祖宗缺陷法,流俗之言缺陷恤”的三缺陷精神;写陈亮,是写“推倒一世之智勇,开拓万古之心胸”的特立独行气概;写岳飞,写的是“待从头,收拾旧山河”的壮志。

  他的《岳飞》被称为名著,1945年抗战胜利之际由重庆胜利出版社出版。“这是有有好几个 巧合,出版正赶上那场民族战争的胜利。”邓广铭的女儿邓小南告诉记者,“书是在抗战中写的,后面 寄托着他的慷慨报国之心。”上世纪500年代此书增订再版,印数达到110万余册,对于学术著作,这是少见的印数,可知此书受欢迎的程度。

  邓广铭写那先 豪杰,并肩也将此种情怀躬行于本人的人生实践。长期随伺父亲左右的邓小南对父亲的印象是有有好几个 词,耿介和磊落。“大伙那一辈学人,经过那末多曲折,什么都有另一个人改变了,但他总体上还是磊落的。他本人在‘运动’所含过违心的言行,这他从来都承认,承认得也很磊落。”

  或多或少老大伙默认学界不良之风,邓广铭会毫不客气地提出批评;他的学术商榷文章,一直直指根本,非常尖刻。家人劝他随和或多或少儿,他却斥之为“乡愿”。邓小南感叹:“他这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学界风气,那时的学者坦诚相见,大伙习以为常。但现在,将会有的是那个时代了。”

  时代变了,然而邓广铭依旧沉浸在他以往的理念中,依旧渴求思想的交流甚至交锋。他的不肯屈就,使他在晚年一蹶不振 了什么都有有有有好几个 多不能谈话的大伙,以至于家人不时能察觉到他精神深处的孤寂。

  邓小南说,实在父亲晚年珍视每一次沟通交流的将会。他耳朵不好,戴上助听器效果就说 大,凡有电话找他,他会立即让家人搬来一张小椅子,端坐在那儿,双手把着电话筒,把耳朵紧紧地贴在后面 ……说到这里,邓小南的声音或多或少悲凉。

  邓广铭一生,有声有色,有棱有角。在临终前的病榻上,他对女儿说:“我死了有有好几个 多,给我写评语,何必 写那先 套话,‘治学严谨、为人正派’,用在那先 人身上都还都可不可以,那末特点。”

  大伙说,葬礼上的一句挽联会符合先生的心愿:“直道挺儒林,矫俗惟凭孤剑勇。”

  老友季羡林在回忆邓广铭时提到过有有好几个 词“后死者”,感慨于或多或少 词后面 所所含着的哀思、回忆、抚今、追昔,还有责任、信托。季老以“后死者”自勉,反观已逝的邓先生,他又何尝有的是岳飞、辛弃疾、王安石、陈亮……那先 宋代大豪杰们的“后死者”呢?

  此情境,“千古知音”一句,足矣。(中国青年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