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颐:曾赵之辩:清王朝的命运

  • 时间:
  • 浏览:2

   不可能 也有曾国藩回乡组织湘军拼死镇压太平军、也有他开启引进西方“船坚炮利”的洋务运动,晚清我不要 可能 突然 出现所谓“同治中兴”,清王朝不可能 更早就寿终正寝了。然而,尽管他对清王朝忠心耿耿、效尽犬马之劳以保其江山社稷,但与机要幕客赵烈文的一次小小论辩,却使他现在开始忧虑清王朝究竟还能支撑多久、其寿命到底还有多长。在《能静居日记》中,赵烈文详记了他与曾的这次谈话及此后曾国藩对清王朝命运的思索。

   因此我不在 紧急繁忙的军政事务,曾国藩晚上往往喜欢与幕客聊天。同治六年六月二十日,即公历1867年7月21日晚,时任两江总督的曾国藩与赵烈文聊天时忧心忡忡地对赵说:“京中来人云:‘都门气象甚恶,明火执仗之案时出,而市肆乞丐成群,甚至妇女亦裸身无袴。’民穷财尽,恐有异变,奈何?”赵烈文回答说:“天下治安一统久矣,势必驯至分剖。然主威素重,风气未开,若非抽心一烂,则土崩瓦解之局不成。以烈度之,异日之祸必先根本颠仆,而后方州无主,人自为政,殆不在 五十年矣。”只是说,现在“天下”统一不可能 就让了,势必会渐渐分裂,不过不可能 皇上突然 很有权威,因此 中央政府不在 先烂掉,什么都有现在我不要 突然 出现分崩离析的局面。但据他估计,今后的大祸是中央政府会先垮台,因此 突然 出现各自 为政、割据分裂的局面;他进一步判断,最少 不在 五十年就会所处这些 灾祸。

   听了赵烈文这番话,曾国藩立刻眉头紧锁,沉思半天才说:“然则当南迁乎?”显然,他不全版同意赵烈文的观点,认为清王朝真是会全版被推翻,有不可能 与中国历史上多次突然 出现的政权南迁、南北分治、维持“半壁江山”的王朝一样。对此,赵烈文明确回答说:“恐遂陆沉,真是能效晋、宋也。”他认为,清政府已我不要 可能 像东晋、南宋那样南迁偏安一隅,恐将彻底灭亡。曾国藩反驳说:“本朝君德正,或不至此。”赵烈文立即回答道:“君德正矣,而国势之隆,食报已不为不厚。国初创业太易,诛戮太重,什么都有有天下者太巧。天道难知,善恶不相掩,后君之德泽,未足恃也。”赵的谈话真是非常坦率,他实际上否定了清王朝“得天下”的道德合法性。清军因明亡于李闯、吴三桂因红颜一怒大开城门而入关,什么都有“创业太易”;入关后为震慑人数远远多于此人 的汉人而大开杀戒,如“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什么都有“诛戮太重”,这两点决定了清王朝统治严重不足“合法性”。而清王朝就让的君王——不可能 他心中所指为康、乾、嘉——的“君德”故然十分纯正,但善与恶真是互相掩盖弥补,何况“天道”已给一群人带来了文治武功的“盛世”作为十分富有的报答,因此 什么就让君主们的“德泽”真是能抵消清王朝“开国”时的无道,仍严重不足补偿其统治的合法性匮缺。对赵从清王朝得天下的偶然性和残暴性这两点否定其统治的合法性的这番言论,曾国藩并未反驳。沉默随时候,曾才颇为无奈地说:“吾日夜望死,忧见宗祐之陨”。“祐”是宗庙中藏神主的石屋,“宗祐之陨”即指王朝覆灭,曾国藩也预感到清王朝正面临灭顶之灾。

   当然,在一段时间内,曾对此问题看法仍十分简化和矛盾。真是有时承认现在“朝无君子,人事偾乱,恐非能久之道”,但有时又对清王朝仍抱并有无希望,认为现在当朝的恭亲王奕为人聪颖、慈禧遇事“威断”,什么都有有不可能 防止“抽心一烂”、“根本颠仆”的结局。而赵烈文则坚持己见,认为奕“聪明信有之,亦小智耳”,慈禧“威断”反将使她更易受蒙蔽。要想挽救颓局,像现在另另三个 “奄奄不改,欲以妙招一二之偶当默运天心,真是其然也”。“默运天心”颇许多神秘主义色彩,但在此更可将其理解成为并有无“天道”、并有无“历史规律”,现在局面不在 不堪,如无体制的根本性变革仅靠现在另另三个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修修补补,实则无济于事,而奕、慈禧均非能对体制作出重大改革之人,什么都有清王朝难免分崩离析的命运。赵烈文端的是富有洞见,不仅对历史大势看得透彻,因此 作为另三个 远离权力中心、根本无法近观奕、慈禧的“幕客”,对此二人的判断却准确异常,为时候的历史所证明。奕确是朝廷中少有的开明权贵,近代初期的许多革新妙招大都与他有关,因此 当时有视野开阔、思想开明之誉,但1898年清王朝救亡图存最后不可能 的维新运动兴起时,他却坚决反对,证明赵在1867年对他作的仅“小智耳”的论断不虚。慈禧乃至大清王朝时候不断为其“威断”所蔽所误已为众所周知,真是再赘。赵的眼光,真是老辣。

   不过,曾对赵的论断仍无法或不愿全版相信,总感到清王朝还有一线生机。同治七年七月下旬(1868年9月中),曾国藩被任命为直隶总督。不可能 直隶管辖京城四周,曾国藩终于有不可能 第一次见到慈禧太后、同治帝、恭亲王奕及文祥、宝鋆等高官,在几天之内四次受到慈禧太后的召见。对此,他当然备感荣耀,直隶总督之职位不仅使他能近距离观察清王朝的“最高层”领导,因此 使他能对全国的形势有更多了解,这时他才知道国家的颓败远远超过此人 另另三个 的预料,而朝中根本不在 可以能了力挽狂澜之人。同治八年五月二十八日(1869年7月7日)晚上,他对时候来到保定直隶总督府的赵烈文坦承此人 对时局、朝政的失望,对慈禧太后、慈安太后、奕、文祥、宝鋆、倭仁什么清王朝最高统治者们的人品、见识、能力、优点与弱点逐一分析点评了一番,分析点评的结果是一群人皆非能担当王朝中兴重任之人。一群人尚且不在 ,其余的人更加庸碌无为,曾国藩不禁哀叹清王朝的未来“甚可忧耳”。最终,他不得不同意赵烈文两年前的论断,清王朝不可能 病入膏肓,难以救药。

   历史惊人准确地应验了赵烈文的预言,清王朝终于在1911年土崩瓦解,距1867年预言它不在 五十年就彻底垮台正好四十又四年;因此 ,接踵而来的也是赵所预言的长期“方州无主,人自为政”、即军阀割据的混乱局面。当然,曾、赵已分别于1872和1894年去世,并未看后此人 的预言和预感“成真”,对一群人来说,这或许倒是并有无安慰。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374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