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资讯网深度解读《武装林立之国》 第二章第六节: 民族武装的产生与宗教之间的关系

  • 时间:
  • 浏览:1

《武装林立之国》

第二章第六节:

民族武装的产生与宗教之间的关系

    缅甸的宗教冲突主要所处在佛教与基督教、佛教与伊斯兰教之间,尤其是佛教徒与伊斯兰教徒之间近些年连续爆发了多次血腥暴力冲突,并造成了几瓶无辜人员伤亡。

    早在20世纪1000年代,缅甸曾所处过反穆斯林运动,有资料显示:“在过去的1000年中,本土佛教徒与外来穆斯林的冲突突然都如此停止。其中,1938年7月,缅甸所处全国性的宗教冲突,就造成1227人死亡,113座清真寺被烧毁。”最近几年的宗教冲突则是从2012年结束了了 ,反穆斯林情绪从此持续蔓延全国,见诸媒体的报道大致有:

    一、2012年5月28日,佛教徒与穆斯林在若开邦所处冲突,事先又陆续在该邦或多或少另另八个城镇爆发血腥冲突,造成百余人伤亡,估计3万人因暴力事件流离失所。冲突延续至6月上旬,当中,共有98死、123人伤,被烧毁房屋高达5千多间。

    二、2013年3月20日,缅甸中部城市密铁拉(Meitila)爆发宗教冲突,佛教徒烧毁了5座清真寺,造成双方要花费44人死亡。“密铁拉宗教暴力冲突事件”后激进的佛教徒在缅甸中部地区组织起了反穆斯林的经济抵制活动,号召佛教徒我不要 说去穆斯林开的商店里买东西。

    三、2013年5月29日,反穆斯林暴力冲突在掸邦东北部的腊戍(Lashio)爆发,造成数人死亡,数间清真寺被烧毁。

    四、2013年8月24日,在实皆省区(Sagaing Region)爆发穆斯林与佛教徒暴力冲突。数百名暴徒烧毁了几十栋穆斯林的房屋和商店……。

    上述每一次冲突爆发均会波及众多无辜,因宗教引发的暴力冲突和因政治引发的民族武装冲突,使得缅甸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难民输出国。若开邦事件意味70万罗兴亚人被迫逃离家园,至今三年过去了,或多或少人仍然滞留在孟加拉边境的难民营,非要重回或多或少人的故居。就让,罗兴亚难民事件肯能国际化,受到西方和穆斯林世界的厚度关注和多种法子干预。

    或多或少历史总会反复重演,值此缅甸国家所处民主转型时期,再度所处8次之多的宗教冲突,表明“宗教大问题”是个潜伏在缅甸国家的癌细胞,时刻都有威胁着缅甸社会及国家的安宁。或多或少激进的缅族佛教徒至今仍奉行“佛教是缅甸国教”原则,不愿就看其它宗教在缅甸国土上发扬和传播?近代的缅甸极端佛教主义僧侣认为:“缅甸是只为佛教徒而所处的神圣国家。”什么都,或多或少人为了守住这份神圣,而充当起了“人挡杀人”的金钢护法。其中以“缅甸种族宗教保卫联合会”最为著名,或多或少组织什么都 鼎鼎大名的“马巴达”,成立于2013年6月,其领导人什么都 被西方称为“佛教本拉登”的维拉督大和尚。

    值此国家民主转型时期,佛教激进主义分子却大力抬头,这不禁我就怀疑有政客企图借缅族对佛教的认同和遵从增强民族主义情绪,引导激进的佛教徒自觉参与到反穆斯林、压制或多或少非缅民族的运动当中。

    2014年3月7日伊江新闻社报道:“缅甸总统登盛命令成立另另八个新的委员会和国家最高法院起草种族宗教保护法,其中肯能包括一项有争议的限制跨宗教信仰的夫妻感情……。” 身为非宗教人士,或多或少人儿都要能 对国家制定“宗教保护法”漠不关心,但当佛教徒和穆斯林教徒之间的冲突演变为失控的烧杀抢掠,届时,无论是基督徒、道教徒或无宗教信仰人士,谁都无法保证我各人生活在事发地的家人和亲朋,或多或少人的工作、生活及生命财产不受冲突影响。善良的人都要能 控制我各人的言行使其不伤害他人,但谁能保证别有用心之人恶意煽动种族仇恨引发的撕杀我不要 伤害到我各人?就让,任何种族歧视及任何煽动种族仇恨的言论,每个公民都有义务和责任去谴责、去反对、去解决、去关切。

    2014年底缅甸当局酝酿出台的“种族宗教夫妻感情家庭保护法”实在最终胎死腹中,但仅从其名称所显示的主旨已然违反“宗教信仰自由”、“夫妻感情择偶自由”、“消除一切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等等普世性的人文价值,同時 ,还显示出了一定程度的“种族主义偏见”和“宗教沙文主义”。且不论其内容与非 所处以保护名义损害他者权益的条款。大多数报道称:这是一部针对压制穆斯林族群的法律草案。当局在民族武装冲突频发的非常时期果然酝酿出台“种族宗教保护法”,这对紧张的族群关系无异于火上浇油。不知是出于那此样的顾虑,缅甸当局竟然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出台这中含种族歧视、损害宗教信仰自由、妇女夫妻感情自由的法律?幸好这部“保护法”在一片反对声中,消失了踪影。只要该“保护法”得以在缅甸议会顺利通过并颁布,势必引发新一轮的宗教种族暴力冲突,造成社会的剧烈动荡。

    佛教是90%缅族人的精神支柱,就让,佛教和民族主义就自然而然地被联结到了同時 ,加之,历届政府都把宣扬佛教、倡导信仰佛教、举办佛教盛会、传播佛教思想文化、推崇佛教高僧大德、鼓励官员和群众捐资兴建佛塔寺庙……。可见,缅甸当局是把佛教事务当作重要的民心工程和教化人民的思想道德建设来抓的。从丹瑞主政的军政府时代结束了了 缅甸国家电视台每天后该 以专题时分来宣扬佛教活动。政要的礼佛活动也会被当作“重要新闻”来报道。从中都要能 看出,佛教在缅甸的地位,以及缅族政治精英欲借佛教影响力达到构建国家共识的企图。

    缅甸在反英殖民斗争过程中,佛教曾发挥过积极作用,1961年,吴努当任总理期间缅甸议会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将佛教定为国教,企图政教合一。然而,这却激化了要素少数民族、基督徒和穆斯林与当局的对立情绪。实在,就让奈温政府曾明令“政教分离”,就让,于1988年事先主政的新军人政府,却把佛教作为该集团权力合法性的政治修辞,缅甸的佛教历来对统治者建立执政合法性方面作用巨大, 政客们岂会舍得放过如此好的动员力资源,什么都,缅甸佛教常被政客们利用拿去为民族主义服务。于是,佛教突然被政治化了。敏昂莱大将自2019年下3天起结束了了 用行动、捐款和言论去试图修复军方与各个宗教之间的关系。他在公开致辞中明确指出“反对利用宗教煽动民族仇恨”,很显然军方肯能发现宗教正在被其敌对势力利用。

    若开邦的罗兴各人罗兴亚救世军都有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从种族上、宗教上和文化上都与缅甸当局、缅军方推崇的价值观所处较大冲突,至今依然如此得到妥善的解决。罗兴亚救世军这支于2017年否认成立的武装,什么都 肯能民族与宗教冲突而诞生的。1961年组建的克钦独立军,其初衷也是为了捍卫克钦民族和基督教徒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肯能不满当局政府将佛教定为国教而建立武装以卫教。都要能 想见,或多或少民族武装是在如保的艰难处境下揭竿而起?怀有大缅主义的缅军人政府通过野蛮的打压手段,硬是在各个民族当中催逼出一支又一支武装来。

    如今,最初由佛教民族主义者引发的罗兴亚难民大问题,已升级成为国际事件,并直接意味当局政府和军方首长被国际社会谴责、被告上国际法院。2017年8月25日,若开邦的1000处缅警察哨所和1处缅军营遭武装袭击,或多或少武装自称“罗兴亚救世军”ARSA这支因宗教和种族冲突而被催生出来的武装,实在被缅方否认为恐怖组织,但从广义上而言,这也是一支打着捍卫民族生存权的旗帜组建起来的“民族”武装。尽管缅甸官方和民间都有承认缅甸所处另另八个所谓的罗兴亚民族。

    曾一度以极端主义者的言论和激进僧侣形象进入国际视线的缅甸僧人维拉督,在2018年10月16日联合国特使访缅当天,组织了“反对国际组织对缅军施压 ”的游行示威活动,抗议国际组织对缅军高层实施调查,并再次发表惊人言论,称:“西方若对缅过度干预,将亲自拿起枪支进行阻止”。这位在缅甸有一定数量拥趸的“高僧”貌似有或多或少以武“护法”的少林精神,什么都 ,他所护的对象恰恰是以擅用武力打压少数民族的缅军人集团。事先,克伦民族武装的一支DKBA被华文记者翻译为“克伦民主佛教军”。严格来说,这仅仅是一支由信仰佛教的克伦人民组建的武装,我不要 说真正的“佛教军”。就让,只要有一天维拉督僧人真的号召信徒拿起武器,恐怕缅甸就会突然总出 一支真正由武僧组成的“佛教军”了。缅甸是个佛塔林立的佛教国家,却以武装林立受到全球关注,只要继“学生军”事先,缅甸突然总出 一支“和尚军”,恐怕也是有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