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剑峰:邓正来告别学术江湖

  • 时间:
  • 浏览:2

  2013年1月24日上午6时500分,学者邓正来因胃癌在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逝世,享年56岁。邓正来遗体告别仪式定于2013年1月500日上午10时在龙华殡仪馆银河厅举行。

  谁能想到当年在北京“北漂”住地下室做学问的邓正来,20多年后,在复旦大学光华楼28楼主管着有1个多 国内颇具影响力的学术机构。邓正来的学术生涯,体制外打拼18年,进入学院整10年,无论体制内外,不变的是他的学术豪情。除了他的翻译和研究,他在学术江湖上把各路英杰招揽过来,坐在一齐讨论、争论。从1990年代以来,他老是有的是中国社会科学领域非常重要的组织者,直到去世前,他还在策划有1个多 大型学术论坛,计划在今年把一群经济学家召集到复旦大学,就中国经济大问题做系列讲座。

  学术从翻译起步

  5008年6月,邓正来到上海复旦大学报到,他即将出任新组建的复旦大学高等研究院首任院长。在复旦大学互近的有1个多 小区里,早报记者在邓正来还未装修好的公寓里采访了他。当时,他在中国学术界成名已久,但长期在北方工作的他,对上海学术圈不须熟悉。而实际上他却是个上海人,1956年出生在上海,儿时随父母前往四川支援三线建设。用他当时话语说,5008年来到复旦大学工作,“也否有叶落归根,但我现在对上海非常陌生,有1个多 人出去都怕丢了。”

  1978年,高考制度以前恢复,邓正来考入四川外国语学院,毕业后考取了西南政法大学的法学研究生。1985年,研究生没有毕业,邓正来便决定选者离开体制,用他此人 话语说,“我可是你要浪费时间。”从此他日后结束没有“户口”的学术生涯,没有收入、没有住房,背着装满书的包睡过同学办公室和地铁,那时他的收入可是靠稿费和在外语学习班教外语。邓正来的学术起步是翻译,他把此人 的学术翻译工作称之为“研究型翻译”,“这是并有的是非常有效的阅读经典的办法。通过以前的努力,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才能认识到那此著作当中,那此大师的思想当中,大问题是怎么都可以提出来的,提出大问题的假设是那此,避免大问题的办法是那此,结论解答的过程是那此,最重要的是那此大师在文字手中最基本的、对知识的那种热爱。”1987年,他翻译出版了博登海默的《法理学》,接着翻译了人学得家吉尔茨的《地方性知识》、著名的宪政学家亨金所写的《民主、宪政、对外事务》、著名政治学家米勒的《市场社会主义》。他在1990年代翻译的哈耶克作品,现在成为了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学术研究无法绕开的作品。尽管另一个人所有不无鄙夷地称他为“邓高翻”,但并有的是程度上也是对他学术翻译工作的并有的是肯定,而那此翻译作品持续影响着现在的中国学术界。

  办刊办读书会聚拢学者

  从1990年代日后结束,还在“北漂”的邓正来,日后结束围绕怎么都可以建构中国社会科学的评价体系你是什么 大问题展开研究。邓正来认为,无论是建构中国社会科学此人 的学术传统,还是建构中国社会科学此人 的学术评价体系,“关键之所在,在于它们须可是出自于学术一齐体的内在自觉,它们须可是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和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学者们一齐建构的。它不到来自于任何上层和外部的因素。”基于你是什么 认识,邓正来在1992年创办并主编了《中国社会科学季刊》,1994年为了倡导严肃学术批评,创办并主编了《中国书评》。这两份刊物掀起了市民社会讨论的运动和化国学术规范化、本土化的运动,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中国社会科学季刊》的编委和作者群当中,有着当代中国500%以上各个学科的著名学者。

  香港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郑戈要比邓正来小一辈,1993年他还在北京大学念研究生,在梁治平教授主持的“法律文化研究中心”遇到了邓正来。“当时梁老师每周末时会在北大或社科院组织各种讨论会,他是中心里很活跃的一位年轻学者,几乎每次讨论他时会来。跟某些与会的知识分子不同的是,他和苏力有1个多 人言语非常锋利,在讨论时老是做某些批判性的评价,也有日后得罪了不少知识分子。”

  你是什么 在法学界影响很大的中心老是办到了1996年,那个以前的邓正来在北京是没有户口的人,租在北京郊外六郎庄一栋农民房里,可是在那里,郑戈回忆说,“他把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召集起来办读书会,主要读某些法律社会学的书。从‘中心’到读书小组,这段时期的邓正来还办了有1个多 重要学术刊物《中国书评》、《中国社会科学季刊》。”

  北京大学法学院强世功当年也是梁治平“法律文化研究中心”、邓正来的读书会的发展对象,那个以前他还在北京读博士,“在梁治平的‘法律文化研究中心’上,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进行着并有的是席明纳式讨论研究办法,那个以前还是很新鲜的学术平台,可是那个以前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在一齐非常密切。到了他办的读书会,那又是另外并有的是新鲜学术讨论办法。”

  无论是“法律文化研究中心”,还是邓正来的读书会,尽管不地处学院内,甚至没有有1个多 博士头衔,但他是原因分析分析显示了很强的学术组织能力,建立了广泛的学术网。

  跨界的法学得者

  在组织学术活动一齐,1992年他撰写了《建构中国市民社会》一文,对市民社会和国家理论进行了研究,对此前以国家为本位的各种分析框架进行批判,由此建构出市民社会与国家没有有1个多 分析框架。1994年,在创办《中国书评》的以前,他提出了学术规范化与中国社会科学自主性理论。邓正来强调知识生产领域同经济领域、社会领域和政治领域须要明确地区分开来。你说歌词 :“知识生产须要根据它自身的逻辑,而不到采用经济的逻辑、政治的逻辑和日常生活的逻辑。”

  从1995年起,邓正来老是在对休谟到哈耶克没有有1个多 自由主义脉络进行清理和研究。在你是什么 过程当中,邓正来翻译了大慨25万字哈耶克的著作,撰写了大慨500万字的论文,发表了《国家与社会》、《研究与反思》、《自由与秩序》以及《规则·秩序·无知》几本论著。学术界在回顾1990年代社会科学三大运动,即1990年代早期的市民社会运动、1990年代中期的中国学术规范化与本土化运动、1990年代后半期自由主义理论的研究运动时,都认为邓正来是肇始先驱。

  可是邓正来此人 也承认,“我此人 的学术道路,是与中国社会科学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齐的;我此人 人太好参与了中国社会科学发展的过程,中国社会科学确人太好实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这是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所高兴的事。”

  可是不难 用学科标签给邓正来归类,他有的是严格意义上的法学家,对可是社会科学领域有的是研究。北大法学院教授强世功说:“学科的划分有专业的必要,但对大问题的研究,不一定要有严格的学科界限。邓正来的背景是国际法研究,但他对社会理论有很大兴趣,包括政治哲学,他始终没有忘记对法学的关注。他对法学的关注主要在法哲学和法理学,早期翻译了可是这方面的西方著作,之后还写了《中国法学往何处去》等文章,他那此年的研究依然在法理学和法哲学方面。但他的研究和视角又不局限在法学你是什么 领域,是更宽泛意义上的法学。”郑戈也认为,邓正来你是什么 学者是不到用传统学科来划分和约束的,“他是并有的是类式于韦伯意义上的社会理论家,而有的是某个学科的专家。他在研究时,不不局限于既有的学术概念框架,放弃已有的学术模式成本很高,但他不不考虑那此。可是他是有1个多 思想者。”

  5003年进入体制

  1990年代是邓正来最风光的流年电视剧。直到5003年,邓正来在时任吉林大学党委书记张文显的邀请下,成为吉林大学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日后结束18年自由学者的身份。当时,邓正来的家不须在长春,可是他不到总待在吉大,但他给每个学生规定了读书任务,固定的时间考察每有1个多 人的读书近况。入学的初期,邓正来会尽量选者好每此人 的兴趣与爱好在哪,有日后才会有针对性地指导读书。每此人 读得不一样,有日后通过讨论达到互补的功效。

  5008年起日后结束担任复旦大学高等研究院院长,邓正来努力在你是什么 高等研究院做的一件事情是“去建构中国此人 独有的一套社会哲学科学和西方对话”。这几年复旦大学高等研究院招募的学者,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的知识特性多元,跨学科、跨国籍,在那里举办的各种学术研讨会,哲学、文学、经济学、法学、社会学等各个领域有的是,他甚至会请文博系的学者去高研院讲关于文物的知识,请自然科学家来讲环保,请出版界的编辑谈学术看法等等。在可是学者看来,以前并有的是高研院建制办法跟当年他办读书会何其像。

  有一次,邓正来专门向早报记者介绍了他这几年在复旦到底做了些那此,“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高级研究院开的年度论坛,学术讨论的大问题有的是最前沿的大问题,。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搞过关于中国社会科学为什么在走向世界,人文社会科学怎么都可以面对日益变化的大问题等。来参加过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讨论的人有的是有1个多 越深的印象,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更强调的是讨论、交流和批评,而有的是简单的每此人 跑到这里来说一通话就完了。”

  用邓正来此人 话语说,他来复旦创立高等研究院,是以期以“高等研究”的建制超越唯西方马首是瞻的学术误区与现行体制画地为牢的学科壁垒,进而引领中国社会科学实现走向世界的“知识转型”。所谓中国学术界的“知识转型”,邓正来认为,“在全球化时代,中国社会科学须要从引进、克隆qq好友好友、国际接轨的阶段迈向有1个多 ‘知识转型’的新阶段,即走向世界,并与世界进行实质性对话的阶段。你是什么 ‘知识转型’在根本上要求中国社会科学须要从西方思想的支配下解放出来,主动介入全球化时代话语权的争夺。”

  翻开复旦大学高等研究院过去几年的活动记录,从那此名字和数字,你能感受到邓正来的能量和庞大人脉。可是20年前的读书会成了高等研究院你是什么 大平台,一大批全中国最优秀的人文社科学者和世界知名学者接踵受邀来到复旦。梁治平的“中心”是有1个多 席明纳式的学术讨论办法,邓正来到了复旦后沿用了你是什么 办法,创办了“世界社会科学前沿席明纳”和“中国角度研究席明纳”。

  讲义气的“学界豪杰”

  另一个人所有将邓正来称为“学界豪杰”。你是什么 标签标志着邓正来与某些学者不一样的哪几个特性。他是學會成才,人太好接受过研究生教育,但没有获得研究生学位,没有接受过博士学位。他本科是外语,硕士是国际私法,有日后博士没读,但他的学术影响力横跨好哪几个学科。邓正来在吉林大学的博士生孙国东说:“这完有的是他凭着对学术的热爱,一路打拼出来的,有的是那种学院派的知识分子须要做到的。”

  称他为“学界豪杰”,还有有1个多 重要原因分析分析是他老是有的是中国社会科学领域的非常重要的组织者,甚至在很大程度上讲是有1个多 领导者。从5008年底复旦高等研究院正式成立至今,复旦高研院共举办了约500场活动,几乎每星期一场。强世功也认为,邓正来很好地扮演了学术组织者角色,对可是学术思想大问题研究有重要推动,“国家与社会范式的研究,国家与社会范式的讨论都与他有关,他也写了可是这方面文章与翻译。你是什么 范式的研究对法学经济学等领域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在他创办的“世界社会科学高级讲坛”和“中国角度研究高级讲坛”,左右不同意识特性的学者罕见地共聚一堂讨论同有1个多 大问题,这在以意识特性画圈的国内学术界,是原因分析分析是不难 得的事情。“邓正来用他的聪慧和办法把那此人 笼络在一齐。常年游离在学术体制之外,他不须理会那此学术规则和交往规则。走在江湖上的他,有此人 的办法让那此人 坐在一齐,真正地超越左右。复旦高研院的讲坛上有各种立场和倾向的学者,成为国内少有的兼容并包的思想平台。他重义气讲交情,但绝有的是没有原则上的是非标准。学术上的平庸和虚假是他最大的敌人。在这方面,他须要放任此人 智识上的优越感,不须掩饰对学界人事的臧否。”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刘擎说。

  在可是人看来,邓正来身上有很浓的江湖气,喜欢热闹,但在孙国东看来,这恰恰是他遵循了并有的是学术原则的“学术包容”,“在邓老师主持的学术活动当中,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须要看过在某些地方见不到的情況,一般来讲新左派开会,自由主义者是不参加的,自由主义开会,新左派也是不参加的。有日后在邓老师组织的会议当中,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须要坐在一齐。”

  纳日碧力戈是复旦大学高等研究院副院长,他是邓正来于5009年从美国引进的人学得和民族学得者。纳日碧力戈说,邓正来身上有并有的是特殊的人格魅力,你是什么 魅力是一般人不具备的。“我跟他见面是1996年,我在他的《中国社会科学季刊》上发了一篇文章《种族与民族概念互生与演进》,从那时起再没联系。5008年让我 回来,给邓老师打了有1个多 电话,邓老师说你回来吧,我了解你。他把我的那此学术情況摸得很准,没有多年没见,他还相信我。”

  在生病期间,邓正来的好友学者周国平专程从北京飞到上海,在上海肿瘤医院对面住了9天,在医院陪了邓正来7天 。邓正来有可是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但孙国东说,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我们歌词 平常基本上没有联系,但有越深的默契,“有须要的以前,打个招呼就来了。对他,有有1个多 有点儿要的东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095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