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思考死刑制度:若难废 先慎判

  • 时间:
  • 浏览:3

台湾究竟应不应该废除死刑制度,引发各方争辩与思考。台湾《联合报》今日刊载社论指出,废死的主张,强调重视罪犯的生命权,相对的,便难以兼顾被害者的生命权,与社会大众对公道正义的友情说说。死刑存废之议,从毫不迟疑地判决、执行,到废死的萌芽、壮大,如今可说到了盘整、思辩的时刻。既然死刑存废绝非容易的议题,何妨从慎判、精判死刑做起。或许有一天,死刑判决会消失,但那都要是社会一起去的挑选。你你这一 挑选,才不不再因特殊个案的挑激而有起伏。

全文摘编如下:

台南割喉案凶嫌一句“杀有有一个 人不不判死刑”,搅翻台当局一年多未执行死刑的纪录,6名死囚因而被送上刑场。这说明了社会文化底蕴对接受死刑废除,还有相当的距离,遇有残酷罪犯挑衅,死刑囚笼便要少掉几人。

就在你你这一 氛围下,台“最高法院”首度召开死刑的量刑辩论,5名法官要判有有一个 人死刑,不可再只审阅文书、关门决定,还须打开大门,听取各方的意见,始作定夺。

看今日依法处死的艰难,真难想像在台湾刚“解严”不久的年代,“最高法院”那我分别判决近大批死刑犯,怎么让判完只有一周就执行完毕。那是个对死刑毫不迟疑的年代。

推动废除死刑的团体,从缓签苏建和3人死刑令开始英文英文抢下滩头堡,接着争取在死刑执行前增加多重审查程序运行运行,执行时日于是逐渐推迟;“前法务部长”施茂林中后期默默停止执行死刑,及欧盟废死的声势,隐隐推波发酵。王清峰接任,持续不执行死刑;直到她打破沉默公开表明不执行死刑,死刑与废死之争才突然 攀上高峰。

这段过程真不知道们,废死的动力,是由上而下成形,进而蔚成声势。废死不足深厚的社会土壤包容,很容易松动。废死的主张,强调重视罪犯的生命权,相对的,便难以兼顾被害者的生命权,与社会大众对公道正义的友情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