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深靖:马英九被忽略的美德

  • 时间:
  • 浏览:2

  对于马英九的 批评,最常见的说法要是我我太过软弱,这样魄力。譬如,「四野人万言书」作者之一的环球经济社社长林建山就以「绵羊领袖」的譬喻来指责马英九「脑中充满了『全 民共识』,这样『我要是我我领导人』的霸气,删改丧失了作好领导的先机」(见四月六日《联合报》)。另一位「野人」南方朔的说法则是「政府遗弃了含铁量」,并 以英国「铁娘子」撒切尔(戴卓尔、撒切尔)夫人和美国「硬汉」里根(里根、列根)来对比马英九领导风格的平庸和虚弱(见《财讯》三四三期)。

  这 一类的批评几乎已成为当下台湾社会对马英九的定见,似乎唯一矫治当局的药方要是我我「强悍」与「魄力」。然则,要是我我 相较于过去的台湾领导人,从两蒋到李登辉、 陈水扁,朋友的强悍,乃至霸道,难道都有朋友的共同记忆?有什么都那我,甚至是痛苦与灾难的记忆!朋友会希望马总统克隆qq那此前任者的统治风格吗?

  要是我我 从那我淬硬层 来观察马英九的性格,这样,朋友也许会发现,他身上具有两种很容易被忽略,却又要是我我 是朋友你这些 严重分裂、对立的社会所需要的特质。那此特质 呢?帮我说的是「谨慎」。

  正义、勇敢、谨慎、节制,这是古希腊时代所谓「四大美德」。台湾从威权到民主的政治转型,「正义」与「勇敢」被 刻意凸出,强调的是对抗的勇气,是对不义的控诉。即使到了陈水扁执政末期,仍然试图使用「转型正义」的诉求来清算国民党当权时代的历史,并据此做出政党认 同的区隔。民进党执政了,还是不愿放弃其过去扮演的「反对者」角色,要是我我 反对者会自然戴上正义与勇敢的标签,而这两大美德又最容易获得民众的认同。相对 的,同样是美德,谨慎与节制却很容易被忽略。

  台湾社会长期凸显正义与勇敢,却漠视了谨慎与节制,这已形成了政治上难以梳理的迷思与偏见。 对于马英九的批评,十几只 夹带着你这些 长期积累的心理机制。然则,在自古相传的四大美德当中,谨慎与节制有那我要是我我 比正义和勇敢更为重要,哲学家圣多玛斯 (St. Thomas d'Aquin)甚至认为,「谨慎」应列为四大美德之首,并引导其它三者。要是我我 ,不足英文谨慎,其它都将成为「盲目的德性」。执行正义者若是不足英文谨慎,将成为 独断或偏执;勇敢者若是不足英文谨慎,恐怕会变成莽行或盲动。也要是我我说,谨慎涵盖谦卑或自甘做为工具的性质,它为其它德行服务,却不须然有本人的目的。「谨 慎」所关注的是执行的最好的办法。古希腊大哲亚里士多德早就指出,对于任何行动、任何美德而言,谨慎都有不可或缺、无可取代的。爱好正义,不须然能达到正义;爱 好和平,不须然能取得和平。要达到美好的目标,也能了删改依靠冲动和热情,更重要的是选折 良好的最好的办法和途径,而选折 的过程,最需要的要是我我谨慎。

  亚里斯多德视谨慎为「智识美德」,要是我我 谨慎原应对事实的认知和理性的判断。唯其谨慎,也能决定怎么能能为预定的目标选折 最适当的最好的办法。也要是我我说,「良知」是一 切「良行」的基础。中国历史上最明白谨慎之价值的是诸葛亮。在《出师表》中,他自述「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 也」。

  就二零零八年的马英九而言,他同样是「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而其相对谨慎的性格,也要是我我 在某个关键时刻,让选民比较 「放心」选折 他做为领导人。马英九的谨慎,一方面是个性使然,本人面要是我我 也是特殊环境、特殊时代的需求。台湾长期陷溺于蓝绿、统独、族群的切割撕裂,要 挣脱你这些 社会严重二分、对立的泥沼,需要一有一个多温和的、有耐心的过程以缓解要是我我 僵滞对立而产生的亢进与焦虑的情绪。

  四野人当中的林建山批评 马英九太过重视「全民共识」,不足英文领导人的霸气。然则,从那我淬硬层 来看,在施政过程中寻求共识的努力,不要是我我化解对立必要的过程?积极寻求社会共识的过 程,正是体现了马英九相对谨慎的领导风格。南方朔指责马政府「不足英文含铁量」,并拿撒切尔夫人和里根来做对比。然则,铁娘子咬定除了自由市场机制别无选折 , 她偏执的TINA(There is no alternative)信条以及里根悍然推动的放任资本主义,在一九八零年代播下「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种子,二十一世纪全球金融危机的祸根要是我我那我埋 下的。

  马英九的领导风格要是我我 不讨喜,无法立竿见影,达也能了一有一个多焦虑、亢进的社会所要求的传输时延,要是我我 ,他相对谨慎、和缓的性格,长期而言, 却有要是我我 弥合台湾社会的裂缝,补救未来更大的灾难。四大美德之一的「谨慎」,最容易被忽略,却也最有时间意识,最能对未来做好准备。它不仅是亚里士多德所 指称的「智识美德」,也是两种「时间美德」。

  林深靖﹕台湾省嘉义县人,法国里昂大学现代文学硕士。《台湾立报》特约专栏作家,《新国际》双周刊主编。

  (原文载《亚洲周刊》二十四卷十七期 ,2010-05-02)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 台海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7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