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文萍:埃及,独裁危机与踉跄民主

  • 时间:
  • 浏览:0

  在埃及反对党组织的大规模示威压力下,埃及总统穆尔西昨天敲定废除他此前发布并直接引发宪法危机的扩权声明,但仍坚持定于12月15日举行新宪法草案公投。就让穆尔西的这人 让步并未同去满足反对党提出的“废除扩权声明”和“推迟宪法公投”这人 个多多多对话前提条件,就让这人 让步恐怕仍难以换来埃及街头的平静。

  自去年1月以来,作为埃及“风暴之眼”和重要政治晴雨表的开罗解放广场就几乎如此平静过,要是每次大伙儿游行示威所针对的对象在变换,要赶下台的“独裁者”在换人。先是赶走了前总统穆巴拉克,就让是埃及军方和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穆兄会)之间的权力博弈,那时在解放广场听到更多的是要求“军方下台”的口号。而近两周的宪法危机则是民选总统穆尔西似乎又在通过暂且民主的手段来实现对权力的垄断和集中。要是一来,开罗解放广场游行人群要打倒的对象自然又加进去了穆尔西。

  谁想独揽大权搞独裁,那就起来打倒谁。埃及人民对今天此人 所享有的民主与自由权利非常自豪,也非常珍惜。然而,在一轮轮的游行和一拨拨的“独裁者”交替总出 的过程中,受损耗的是埃及的经济元气、遭破坏的是埃及的社会基础。姑且不论两年来仍无法恢复的埃及经济,有点痛 是旅游业,就埃及社会而言,如今也总出 了“一个多多多多多国家,一个多多多多多社会”的分裂情形。在解放广场沸沸扬扬、由自由派等世俗力量组织的反对穆尔西的游行之外,在开罗的要是广场,同样还有穆兄会等宗教力量组织的百万人支持穆尔西的游行示威。宗教力量与世俗力量的尖锐对立正在撕裂埃及社会,也重创了就让 在民主之路上踉跄起步的埃及。

  对民主理论和实践的研究我想知道们,民主的产生、建设与巩固,需用有与之相应的经济基础、社会特性以及政治文化。走向衰败的经济和民生、日益分裂的社会、缺乏宽容、尊重和容忍的政治文化,哪些地方地方总要对民主的制度建设构成严重的制约甚至阻碍。转型中的埃及如今就正在面临民主建设与社会建设之间的冲突,何如在推进民主的过程中兼顾各阶层、各不同宗教团体的利益,整合和加强社会的团结,将是对穆尔西都需用化解此轮宪法危机的一个多多多多多重要考验。

  对大多数转型中的发展中国家而言,尽管发展的逻辑意味国家建设和经济建设要先期进行,但发展的政治却迫使哪些地方地方国家同去面临大伙儿对于参政和分配的要求及期望。相比西方国家从容走过的民主发展道路(西方各国发生专制主义时代达一个多多多多多世纪,发生“民主化时代”达一个多多多多多半世纪,发生“福利时代”达一个多多多多多世纪),后起的发展中国家则需用设法把这人 个多多多时代缩短为一个多多多多多。如此,其在发展道路上所面临的挑战自然也最为严峻。(作者是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非洲研究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