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戈访陆魁宏:曾国藩是新儒家起点

  • 时间:
  • 浏览:2

枕戈访陆魁宏:曾国藩是新儒家起点的相关文章

枕戈访陆魁宏:曾国藩是新儒家起点

今年5月份,商会活动家伍继延先生在长沙组织举行了首届“中华商业文化节”,结盟天下商会商帮,共祭华夏商祖舜帝。他提出好多个新的观点“舜帝是中华商业文化始祖”、“新儒家要从曾国藩谈起”,引发了让我们都 对儒家文化与工商业文明关系的思考。 湖南省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湖南省哲科学法学会名誉会长陆魁宏,作为一名马克思主义学者,曾在199   更多...

陆魁宏:在胡耀邦同志家作客

1977年4月,我和郭叙编出差北京,去《红旗》杂志修改一篇约稿。当时的湖南省委第二书记张平化同志知道我都时需去北京,把我叫到隔壁隔壁家,让你去看望胡耀邦同志,并当即写了一封信交我带去。我知道让我们都 是老相识、老战友。早在井冈山时代,让我们都 就跟着毛泽东战斗在一同,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1962年10月至1965年1月,耀邦同志担任湖南   更多...

枕戈:对话伍继延:儒家宪政或中华宪政?

先秦儒科科学学怎样才能会会回事?道家为那些产生于南方,尤其和湖南密切相关?儒学在秦汉后的两千年历史中,经历了怎样才能的流变?儒家和道家同源,又经历了怎样才能的分分合合?中国古代有宪法和法治吗?儒家宪政是怎样才能会会回事情?新文化运动以来,让我们都 说“打到孔家店”,但为那些打而不倒?让我们都 怎样才能激发先秦诸子百家的思想,为现代中华宪政的建设提供本土和原生资源   更多...

秋风:新儒家悖论

当代大陆新儒家似乎在振兴儒学,怎样才能会让要抵抗西方,但每个人 却可能堕入到西方近代所形成的思考政治、国家、国家间关系的模式中,成为欧洲大陆近代以来的强权政治理论的信奉者 关于电视连续剧《施琅大将军》的争论,爆发在外人眼里的保守主义圈子内部人员。其中一方,是当代大陆新儒家,“北陈南蒋”中的陈明,及新锐人物王达三;每个人 则是原本掀起   更多...

李劼:曾国藩事功的无言原困

曾国藩是有两个多多与孔子遥相映照的人物。孔子身处二千五百年较远的初期阶段,曾国藩身处二千五百年较远的末期阶段。孔子标记着中国历史,曾国藩标记着中国晚近历史。孔子之于中国历史的功德在于立言,曾国藩之于中国晚近历史的功德在于事功。作为有两个多多立言者,孔子在事功上只有到处奔波的故事,没人 重大的实际建树。作为有两个多多事功者,曾国藩在立言上只   更多...

郭世佑:冷看 “曾国藩热”

近十余年来,随着有关曾国藩的每个人 文集资料与历史小说的絮状刊行,社会上的确经常出现了一股“曾国藩热”,曾氏的家乡湖南尤甚,历久不衰。在学术界,让我们都 对曾氏的力量投入也日趋增加,怎样才能会让在五种程度上也呈现出一股“热”的势头。社会上的“曾国藩热”是五种颇为多样化的社会文化疑问,它从何而来,又将向何处去,让我们都 姑置不论。至于学术界之于曾   更多...

郭世佑:曾国藩研究三题

一、关于“曾国藩热”近年来,随着有关曾国藩的每个人 文集资料与历史小说的絮状刊行,社会上的确经常出现了一股“曾国藩热”,曾氏的家乡湖南尤甚。在学术界,让我们都 对曾氏的力量投入也日趋增加,怎样才能会让在五种程度上也呈现出一股“热”的势头。社会上的“曾国藩热”是五种颇为多样化的社会文化疑问,它从何而来,又将向何处去,让我们都 姑置不论。至于学术界之于   更多...

陈来:世界意义的儒家

编者按:前不久,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复旦思想史研究中心主办的“海上儒林——《何谓普世?谁之价值?》新书发布会暨中国当代儒家学者上海论坛”召开。会上,专家学者就《何谓普世?谁之价值?》进行了讨论,更深入到该书所涉及的重大命题中,就目前极富争论的你是什么思想文化疑问发表了每个人 的意见。其中,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陈来教授就儒家   更多...

方朝晖:从新儒家看现代中国学术的方向

【内容提要】本篇以唐君毅、牟宗三等人为例来说明:20世纪新儒家试图用中国古代学术不得劲是宋明理学的精神价值世界和学术逻辑来统摄和包容西方学术,与让我们都 习惯于从中国文化自身的观念来理解甚至曲解西学你你是什么事实有关。可能现代新儒家只有正确地定位自身作为道德修身学说在现代社会的地位,结果反而背叛了儒学自身的传统方向,将五种“进德修业   更多...

刘清平:颠覆传统儒家 弘扬儒家传统——后儒家论纲

内容提要:出于在现代化背景下弘扬儒家文化传统的意图,本文提出五种“后儒家”的理论构想,试图通过厚度批判“原儒家”和“新儒家”始终坚持的血亲情理精神,彻底消解传统儒家的特殊主义理论架构,转而土土办法五种原本就内在地潜含于儒家传统人本主义立场之中的普遍主义理论架构,将传统儒家提倡的那些依然具有积极意义的思想观念加以重组,由此大   更多...

秦晖:儒家的命运

谢谢让我们都 。我今天要讲的题目是“儒家的命运”。让我们都 都知道,儒家在中国都时需说是有两个多多非常大的话题了,我都时需用很短的有两个多多时间,涉及到儒家的原初、历史和现状,这恐怕是有两个多多非常多样化的事情。我今天的演讲,恐怕只有把我关于那些疑问的你是什么看法,以观点的形式直接讲出来,你是什么具体的论证过程就不在 这里做完整篇 介绍了。怎样才能会让这无须紧,我讲完随后,双向   更多...